布拉瑞揚舞團

布拉瑞揚

文章目錄

這輩子我最不擅長的就三件事:唱歌、跳舞、跟拍照。

先從唱歌開始說起,我國中時莫名被選進了學校的合唱團,那時候老師就只交代我唱些合音的部分,後來我才知道一首合唱區分成高中低音三個部份,主唱通常集中在中音跟高音,而我們的功能就像是交響樂團裡的低音鼓一樣,很少能夠獨奏或是完整的唱完一句。

每回到KTV當分母陪朋友唱歌時,我總是默默地坐在旁邊喝飲料、幫忙點歌,那些飆高音的流行歌曲我沒一首唱的上去。幸好我從小就習慣了當配角,很會支持台上全力演出的主角⋯⋯

至於跳舞,從小就是個胖子的我,就連穿上條長褲都會搞得滿身大汗,加上每天都在讀書,怎麼可能有機會跳上一曲。還記得第一次跳舞是在大學的舞會上,就學會兩個把妹用的慢舞舞步(左左右右)。每回經過台北中山捷運站旁邊的那段地下街時,我總會停下腳步、認真地欣賞那群很熱血練著舞的年輕人們。心裡滿滿的羨慕(他們的勇氣)、還有嫉妒(他們的身材)。

最後說到拍照,我一直覺得自己長得難看,無論是臉蛋或是身材。小時候每張照片都像顆球一樣,圓鼓鼓的,雖然大人們都說好可愛,但我自己從來都不想多看一眼,好悲哀。長大登大人後雖然瘦了些,但本質上還是沒啥改變,每回拍照,我總是躲得遠遠的那位。

這三件事就這樣默默地跟著我一輩子,直到這趟旅行結束的那天為止。

《布拉瑞揚舞團》

旅行的途中,世界級舞蹈家布拉瑞揚·帕格勒法(原住名)跟我們分享了他不可思議追求天命的故事,聽起來就像場美麗的夢一樣,但眼前我瞧見的都是真的。年紀跟我差不多的他長得比我好看十倍,體態比我標準一百倍,為世界創造的價值更比我厲害一千倍。在生命最顛峰的時刻,他聽從心裡的聲音回到了故鄉台東,創立了舞團,培育年輕的下一代。

年輕的舞者們為我們排演了舞團著名的舞碼「阿棲睞」,他們雙臂交握,用力拉扯彼此的軀體,拉大嗓子唱著一首叫做「卡達」的歌(牽手的意思)。就這樣持續跳著唱著,舞者臉上慢慢露出了痛苦猙獰的表情,可彼此間的手卻還是緊握著,喘息聲越來越大、雙朗的歌聲也越來越沈重⋯⋯

看著看著,開始起了雞皮疙瘩,眼眶也被感動的濕了。我突然覺得站在眼前跳舞的其實不是他們,是從小到大不同階段的自己,每個生命中的我伸出了雙手緊握住彼此,用盡全身的力氣唱出心裡的渴望、跳出身體的壓抑,不斷地猙獰扭動著,想要擺脫過去,活出全新的樣貌!

演出結束後,渾身濕透的舞者們逐一向我們介紹自己成為一位舞者的歷程,每個故事都是獨一無二,每位舞者都是創造未來的美麗種子。

這輩子,你能留下多少讓地球變得更好的新希望呢?

在一個原本認為什麼都沒有的地方,我才發現什麼都沒有的原來是自己。

我決定讓自己多唱歌、多跳舞、多拍照片,不管是開心的時候、或者是不開心的時候。希望大家也跟我一樣,重新找回讓自己開心的能量!

Vito大叔

一個不平凡的大叔。中年失業後開始寫作,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,幫助迷航的人們找回自信、找到方向、找出下一步,跟著自己一起重新再出發,向人生的下一站幸福邁進。

更多精選文章
Vito大叔
訂閱立即免費領取
心想事成的秘密法則!
更多精選文章

工作焦慮

今天明明是萬里無雲的晴朗天氣,但你卻提不起半點勁上班。從離開家裡、搭上捷運、到走到公司的路上,每靠近辦公室一步,胸口的壓力就更大了一些。直到結束了讓人

閱讀全文 »

舞出生命

能治癒你的不是時間 而是明白的瞬間 每個令你害怕的時刻 都是能讓你勇敢的機會 ——布拉瑞揚舞團 ◆ 上午,職訓課堂上的老師跟我們分享著之前在講台上授課

閱讀全文 »

倒數57天-面對

你有沒有就算再認真、還是沒有辦法搞定的事情? 我有,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⋯⋯ 連假的最後一天清晨,我來到了松山運動中心的鯨魚池,吸了一大口氣後跳進五米深

閱讀全文 »
本周熱門文章
返回頂端